会员登录 | 注册
北朝的文字規范與書法價值觀
时间:2018年09月07日

曲慶偉 137cm×43cm

 

北朝的文字規範與書法價值觀

 

江式重視的是漢字的標準性,希望社會上通用的漢字能够有統一的標準,并符合文字的本原,而不是向壁虚造。顔之推告誡自己的子孫,不要用主要精力來研究書法這個小道,稍須留意即可。北朝書家以崔、盧二門爲最,多習鍾繇、衛瓘,復漸知二王,漢族士大夫多深藏不出。北朝實際上對書法藝術問題没有提供建設性的意見,而主要關注文字的正、俗。

 

釋文

 

1.皇魏承百王之季,紹五運之緒,世易風移,文字改變,篆形謬錯,隸體失真。俗學鄙習,復加虚造,巧談辯士,以意爲疑,炫惑於時,難以釐改。傳曰:以衆非非行正言,信哉得之于斯情矣。乃曰“追來”爲“歸”,“巧言”爲“辯”,“小兔”爲“”,“神蟲”爲“蠶”,如斯甚衆,皆不合孔氏古書、 史籀《大篆》、 許氏《説文》、《石經》三字也。

 

——江式《論書》

 

2.真草書迹,微須留意。江南諺云:“尺牘書疏,千里面目也。”承晋宋餘俗,相與事之,故無顿狼狽者。吾幼承門業,加性愛重,所見法書亦多,而玩習功夫頗至,遂不能佳者,良由無分故也。然而此藝不須過精。夫巧者勞而智者憂,常爲人所役使,更覺爲纍。韋仲將遺戒,深有以也。

 

3.王逸少風流才士,蕭散名人,舉世唯知其書,翻以能自蔽也。蕭子雲每歎曰:“吾著《齊書》,勒成一典,文章弘義,自謂可觀,唯以筆迹得名,亦異事也。”王褒地胄清華,才學優敏,後雖入關,亦被禮遇,猶以書工,崎嶇碑碣之間,辛苦筆硯之役,嘗悔恨曰:“假使吾不知書,可不至今日邪?”以此觀之,慎勿以書自命。雖然,厮猥之人,以能書拔擢者多矣。故“道不同不相爲謀”也。

 

——顔之推《顔氏家訓》

 

江式(?-五二三),字法安,陳留(今河南開封)人,官驍騎將軍,生於書法世家,少傳家業,尤工篆體。

 

江式《論書》述其撰集《古今文字》之緣由,説明各種字體的形成發展過程,旨在矯正當時書體訛亂的風氣,具有針砭時風的意義。此文見於唐張彦遠輯《法書要録》。

 

顔之推(五三一-約五九五),字介,琅琊臨沂(今屬山東)人,先仕梁,官至散騎侍郎,後投奔北齊,官至黄門侍郎。平原太守。齊亡入周,後又仕於隋。是當時著名的文士,工尺牘。著有《顔氏家訓》。

 

顔之推《顔氏家訓·雜藝篇》集中體現了他的論書主張,顔之推對當時詭異的書風進行了批判,表現了務求平易通達的藝術觀與崇尚典正、不滿新奇的祈尚。

 

 

 

 

友情链接:真人娱乐澳门皇冠赌场 真人娱乐手机版下载 mg娱乐场 manbetx平台 澳门mgm美高梅手机 真人娱乐app mg娱乐场 金沙国际娱乐 金沙国际娱乐 美高梅手机娱乐 新濠电玩城手机版 美高梅59599